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的研究主题与发展态势 ——基于CNKI数据库文献的计量分析

摘 要:以1998-2017年CNKI数据库收录期刊的349篇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领域的文献作为分析样本,采用描述统计分析方法、知识文本挖掘技术与知识图谱可视化手段,对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的知识脉络进行呈现,主要包括知识领域、研究热点以及发展趋势。研究发现: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主要集中在社区服务满意度研究、生态社区评价体系研究、社区安全评价体系研究、和谐社区评价体系研究、社区治理能力评价体系研究五个核心知识区域,研究热点包括评价体系、生态社区、社区满意度、社区能力、社区建设、评价方法。

关键词:城市社区;社区治理;治理评价;知识图谱

中国城市社区治理实践活动伴随改革开放的历程积累了诸多的典型经验,与之相应的城市社区治理理论研究亦取得丰硕成果。城市社区治理评价是整体性治理概念,侧重城市社区治理绩效水平的测量,关注治理主体的多元性、评价对象的广泛性、评价价值的整合性、评价过程的全景性以及评价结果的客观性,最终目的是改善城市社区整体性治理水平。但是,目前城市社区治理评价领域并没有形成普遍性行为准则,依托政府绩效评价的目标考核指标设计体系,主要是以项目评估形式进行的单一对象评价,全景式动态监测评价的过程规范并未明晰,以至于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结果并不能够反应真实图景。为此,本文通过应用计算机的可视化技术手段,绘制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的知识图谱,进而直观展示其知识结构以及演变轨迹,挖掘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的主题分布,窥探当前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的不足,推断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的发展方向,促进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的知识集聚。

一 数据来源与研究方法

(一)数据来源

将中国学术期刊出版总库 (CNKI) 作为数据搜索平台,以该文献资料搜索平台的“高级检索”模块作为文献检索入口,设定的主题词是社区评价、社区评估、社区绩效、社区能力、社区满意度、社区工作满意度、社区效率、社区成效,各主题词之间的筛选类型关系为or(或者关系),搜索文献主题词的检索精度为模糊匹配。检索时间的起止区间选为1998-2017年。确定以上检索条件,通过检索CNKI 数据库,得到的文献条目总量为846条。对得到的846条文献进行数据清洗操作,具体操作步骤如下:首先,通过逐条审查剔除新闻报道、会议通知、信息通告等非学术类文章。其次,通过学科分类与研究层次分类剔除与研究主题无关的文献条目。再次,对于农村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的文献进行主题区分,剔除非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的文章。最后,使用KNS数据库平台对数据进行标准化存盘,共输出可供于Cite Space Ⅱ软件分析的文献条目总数为349条。

(二)研究方法

知识图谱分析是科学计量学的一种研究方法,最开始应用于科技文本知识挖掘领域,它以科学知识为研究对象,以数学、统计学的知识基础,通过计算机可视化技术的处理手段,呈现学科领域的基础知识,结构关系以及演变历程。它以共词分析(Co-word Analysis)方法作为基本原理,通过对一组词进行两两统计在同一组文献中出现的频次,记录共线次数来测量它们之间的亲属关系,优势是得到的结果可以通过计算机可视化技术进行直观展示,研究者可以直接通过共词分析的结果对研究领域的主题热点进行分析。本文将Cite Space Ⅱ软件作为技术手段,通过对高频关键词进行统计分析,得出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领域的研究热点;通过对关键词进行共现分析,得出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领域的研究主题。

二 研究结果与讨论

(一)研究数量的年代分布

从图1可见,从1998-2017年近20年,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议题的刊文量总体呈稳定上升趋势,平均年刊文量12.5篇。2006年有一个小的飞跃,从前8年的年均2篇跃升到13篇,之后一直保持稳定增长,2015年是发文量的峰值,发文43篇。中国城市治理评价研究领域发文量的呈现趋势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第一,研究领域的成熟程度。从发文总量水平来看,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的发文量明显偏少,说明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第二,研究领域的成长周期。1998-2005年是社区治理研究的发生时段,为此,社会治理评价研究处于微显阶段。2006-2017年,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领域呈稳定增长趋势,说明该研究议题进入国内学者的研究视线,逐步形成稳定的研究成果输出,从发文量趋势图可以看出该种增长趋势将会持续下去。

图1 城市社区治理评价发文量与年代分布表

(二)高频关键词分析

词频分析方法是通过提取文献信息中能够表达文献核心内容的关键词或者主题词的高低分布情况,来判断该研究领域发展动向和研究热点的一种计量方法。通过运行Cite Space Ⅱ软件,可对关键词进行频次提取,相应参数设置为频次≥5,中介中心性≥0.05,得到清晰的统计可视化结果。通过记录、观测高频关键词可以初步判断,近20年中国城市社区评价领域研究热点的分布情况(见表1):评价体系、生态社区、社区满意度、社区能力、社区建设、评价方法等是重要关键词。

表1 1998-2017年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高频关键词


(三)关键词共现分析

共词分析方法最开始是应用于科技文本知识挖掘的一项技术手段,基本原理是对一组词进行两两统计它们在同一组文献中出现的频次,通过共线次数来测量它们之间的亲属关系,优势是得到的结果可以通过计算机可视化技术进行直观展示,研究者可以通过共词分析的结果对研究领域的主题热点进行分析。本文选定的分析时间是1998-2017年,时间切片为2年,Node Type 选择Keyword,每个时间切片的节点阈值设置为30(Top30),算法选择对数似自然率算法(LLR),通过 Cite Space Ⅱ软件的关键词聚类功能模块所形成的基本研究前沿领域概况,可以将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的热点研究领域归并成“社区服务满意度研究”“生态社区评价体系研究”“社区安全评价体系研究”“和谐社区评价体系研究”“社区治理能力评价体系研究”等基本维度,利用 Cite Space Ⅱ软件的核心文献抓取功能,从以上五个维度进行文献综述。

1.社区公共服务满意度研究

第一,城市社区养老服务满意度研究。老年人生活的基本特质决定了其基本地理活动空间,为此社区生活质量影响其满意度程度。影响城市社区老人生活质量主要包含两大类:一是“软件”设施,二是“硬件”设施。“软件”设施主要是指老年人心理健康的保养,主要涉及的层面包括情感表达,情感理解,社会交往与网络互动等内容,研究方法主要是通过建立多维度的心理感知评价指标体系,对社区老人居民心理感知的量化与测量,得出的主要结论是社区老人对“软件”设施总体上比较满意。“硬件”设施主要是指维持老年人社区生活“物化”条件,主要包括的内容是:社区养老服务设施评价,社区公共环境影响因素等研究。

第二,社区卫生医疗服务满意度研究。社区医院又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实现居民享有基本卫生服务目标的基层单位。社区医院以其地域获取的便捷性和服务对象的明确性,在保障社区居民医疗健康方面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为此,社区居民对社区医院的满意度应运而生,学者们建构指标体系维度包括:就诊方便程度,医务人员服务态度,医疗技术水平等。此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的工作满意度也进入了研究者的视野。主要关注点在于探索影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工作满意度的关键因素,所得出的结论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的工作满意度整体处于较低水平,工作满意度关键性影响因素是“培训晋升”“工作环境”“社会支持”和“工作本身”,所提出的改善工作满意度的建议是:以政府为主导带动社会支持程度,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机构自我完善以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人员个体的自我完善。

第三,宜居性社区服务满意度研究。宜居性社区服务主要的关注对象是城镇化过程中新纳入城市的农村聚落。城中村的形成对于原本基于不同生活基础带有明显差异的社会关系提出挑战。尤其是在农村人口融入城市社区生活的初始阶段一定会带来不适感,不适感不仅来源于生活思维以及生活方式的不同,还来源于身份标签多带来的社会身份突然转变。为此,对于安置性社区的满意度研究关系到基层治理的安定与质量。通过深入了解安置性社区的构成的人员特点以及组织结构体系,构建了包含34个指标的宜居性社区评价体系。

2.生态社区评价体系研究

第一,城市社区可持续发展评价体系研究。城市低碳社区建设是可持续发展理念的重要策略。研究者从低碳社区建设与规划的角度来探讨低碳社区发展规划理论框架,以此作为理论基础框架来构建中国城市低碳社区评价指标体系。该指标体系由目的层、目标层和指标层三个层级层次组成,指标构建的维度包括:能源资源、低碳建筑、紧凑空间和生活环境,共构建三级指标个数为24个。中国城市低碳社区规划指标体系评价是对于中国城市社区可持续发展评价体系的具体深化。城市生态社区的评价体系是不断优化的过程,动力是理论推动以及现实需求。在社区可持续发展理论的基础之上,研究者进一步整合社区生态系统复合理论,对于可持续发展理论框架进行修订,进而优化社区生态系统的概念模型。在此基础上按照德尔菲法和层次分析法以内部结构、外部格局、内外部动态过程三大块构建生态社区评价体系模型,该模型由九大指标系统、若干一级指标分类及二级指标的量化标准值等组成,并提出指标量化的参考依据,主张应因地制宜地选取合适、灵敏的指标因子来对社区进行评价。

第二,城市生态社区指标筛选方法研究。城市生态社区评价指标体系的建立是城市生态社区评价的关键环节。按照以往的指标体系构建方式是基于理论,通过理论的概念操作化来构建指标维度,进而确定维度之下的指标群落。基于理论构建的指标体系对于理论的价值偏好具有很强的折射作用,对于理论价值偏好的防范作用一直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学者们在探究的过程中思考到:如果直接对于已经构造出来的指标进行同类项整合,或许可以弥补各个依据不同理论构建出来的指标体系,基于这种假设的指标体系构建方法很容易进行操作,所依据的基本原理也是简单易懂并且是具有说服力。

3.安全社区评价体系研究

第一,安全社区建设评价体系研究。安全建设评价是工程学科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工程学对安全建设评价主要是基于对人的生命安全考虑。为此,所考虑的评价体系维度,多是关乎生命质量,比如,所构建的指标体系维度中,安全投入、地理环境、生产场所、促进项目等。该评价体系维度设计带有很强的“器物”特质,所隐含的价值判断是物理安全是第一位的,也就是说只有保证了基本生命安全,才能够谈社区居民其他层面的发展。该评价体系由一级指标6个,二级指标19个构成。在该评价指标体系中的19个二级指标设定中,主要考虑的内容是指标的效度以及操作的可实现性。但是,从指标的具体内容设定来看还是略显稚嫩,尤其是在指标内容反应测量目的程度上还有待提高。除了工学背景的社区安全评价体系构建视角之外,其他学科背景也对其进行了指标构建探索,其中最为成功的是公司绩效管理方法。基于绩效考核考虑的社区治理评价体系,在一定程度上复制了公司治理的特点,主要表现的层面是社区治理的全过程监管,尤其注重结果端口的业绩输出环节,对于其他治理环节的改善目的是对于输出端口的改善。

第二,安全社区建设评价方法研究。社区安全建设评估方法主要是以数学量化方法为主,并辅之以定性分析方法。目前,应用于中国城市安全社区建设评价方法主要有以下几种:其一,综合模糊评价的数学模型。综合模糊评价的数学模型是通过构造等级模糊子集把反映被评事务的模糊指标进行量化(即确定隶属度),然后利用模糊变换原理对各指标综合。该模型能够很好地解决社会科学研究指标难以确定并且进行科学量化的难题。应该综合模糊评价的数学模型对中国城市安全社区评价,主要的操作程序包括以下步骤:首先,简历,递阶层次结构模型。明确要分析的问题,使之条理化、层次化和结构化。其次,构建判断矩阵。以确定的判断尺度确定相应的重要程度。再次,计算权向量。计算每一个判断矩阵各因素对其权重的重要程度。最后,一致性检验。通过一致性指标进行判断。其二,平衡记分(BSC)。平衡记分卡是以企业战略为导向的绩效管理系统,该绩效管理系统主要由四个维度构成:财务维度,客户维度,内部运营维度,学习与成长维度。平衡计分卡应用于社区治理评价领域,依据其四个基本维度来建立指标体系进行评价:其一,财务维度。将准则层由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两部分构成。其二,客户维度。准则层为居民参与度与政府参与度。其三,内部运营维度。准则层由组织运行和经营活动构成。其四,学习与成长维度。准则层由居民技能、管理人员技能和社区管理公司创新能力组成。

4.和谐社区治理评价体系研究

第一,和谐社区治理的评价体系内容。和谐社区的基本概念是由国家顶层设计界定,对于和谐社区的评价体系也是由国家进一步推动。民政部对和谐社区的内容标准进行了界定,主要包括居民自治、管理有序、服务完善、治安良好、环境优美。民政部所构建的评价内容体系基本上覆盖了城市社区治理的内容要素,即民主参与、民主管理、社区服务、社区安全等。但是,该评价体系内容的构建具体明显的行政绩效色彩,即主要是对于社区行政主体的考核内容,缺乏对社区真正主人——社区居民的归属感等因素的关注。为此,后续的研究在此基础之上增加了社区归属感、居民获得感等内容形成了更为全面的评价内容体系:民主公正、温馨友善、安定祥和、整治优美、充满活力。在每一个评价维度下又设立具体的评价指标,比如民主公正维度下包括具体指标有:居民知晓率、居民参选率、民主程序、公示制度等。

第二,和谐社区治理评价的方法应用。其一,基于平衡记分卡的测量方法。平衡记分卡的测量原理是基于顾客满意所建立的关键绩效考核指标(KPI)体系。将关键绩效考核指标体系应用于和谐社区治理评价,关键是对于城市和谐社区治理评价关键指标的确认,以此构建城市社区治理评价BSC模型。通过平衡记分卡与鱼骨分析法(BSC-FB),分解城市社区治理评价BSC模型的关键性成功因素(CSF),最终提取出城市社区治理绩效评价的关键指标,以此构建中国城市和谐社区治理评价体系,一级指标维度4个,二级指标13个。其二,基于Smart-Growth原理的评估方法。Smart-Growth 原理最为核心的内容是其十大基本原则构成,以社区可持续发展的人文理念作为基本价值选择,其十大基本原则成为城市社区规划领域的重要参考。基于Smart-Growth原理所构建的中国城市和谐社区评价体系,更为注重的是和谐社区建设的人文主义与环保主义规划理念,具体体现在和谐社区硬件建设与软件建设两个方面:其一,和谐社区硬件建设具体包括:社区布局、社区环境、土地利用、可支付性住宅、社区安全、社区节能、社区空间;其二,和谐社区软件建设具体包括:管理规范、管理模式、人际关系、社区参与、社区文化。

5.社区治理能力评价体系研究

第一,城市社区治理能力评价的理论基础研究。城市社区治理能力等同于基层治理能力。以此为逻辑起点,相关学者提出了基层治理的一般性分析框架,重点区分了基层治理的逻辑起点、基础要素、治理主体以及治理路径,并且认为基层治理能力,即社区治理能力是社区治理能够有效运行的基本要素。社区治理能力的基本来源是自主性以及民主赋权。为此,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能力主要蕴含于社区自治组织。但是,需要明确的问题是中国城市社区自治组织不同于西方国家,原因在于中国城市社区自治组织的逻辑起点在于社区建设,西方城市社区自治组织是基于地方自治制度。中国城市社区是基层民主参与的重要平台,从社区建设的角度来说,能够进一步扩大基层民主。除此之外,社区社会资本与城市社区治理能力具有一定的关系,即社区社会资本是城市社区治理能力的重要后盾,社区社会资本能够使城市社区治理能力具有可持续性。社区社会资本是城市社区治理的无形资产,无形资产的主要内容包括网络、规范和信任,创造学习机会,产生集体行动,塑造合作关系,确认社区价值。

第二,城市社区治理能力评价指标体系研究。其一,城市社区治理能力是影响社区居民幸福感的因素。城市社区治理能力指标体系的构建主要是依据国外成熟的评估体系框架,比如应用拉邦特等人提出的社区治理能力的评估体系来探讨社区治理能力与社区居民幸福感之间的关系。对具有良好信度与效度的指标体系进行整合,比如通过整合拉邦特和莱维拉克的指标体系维度,构建了以利益相关者参与社区的能力、培育社区领袖的能力等九个维度的指标体系内容,最终形成了9个维度、15个测量指标的评估量表,通过稳健聚类模型来探讨城市社区治理能力对城市社区居民幸福感的影响,得出的结论是社区治理能力对社区居民幸福感具有积极的影响。其二,基于社区场域的社区能力结构评价体系。社区的本质是集体互动,生成机制是社区利益,作用机制是网络联结。以此作为逻辑依据,城市社区治理能力结构的维度设计主要包括以下三个层面:社区要素(社区参与、社区认同),互动能力(横向互动、纵向互动),社区动力(领导能力,评估能力和动员能力)。每个维度下有具体的测量指标,共计23个指标共同构成了城市社区治理能力结构评价指标体系。

三 研究特点与趋势

(一)研究方法以定量技术手段为主

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以定量研究作为主要技术手段。该研究领域的特质是以具体项目作为主要的研究内容,侧重的是对于具体项目的科学测评方法应用,目的是获得城市社区治理绩效的真实图景。尤其是涉及到社区公共服务、社区治理能力、城市社区和谐程度、城市社区生态建设等具体的研究项目,治理评价的技术手段相比较于质性评价方法更具有优势,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主观评价所带来的模糊判断结果。尤其是随着量化技术手段的不断成熟,能够将判读误差控制在极小的存在空间,提高了量化技术手段的科学程度以及深度解读能力。目前,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所应用的量化技术,主要以成熟的国外量表和指数模型为主,操作手段主要是改进借鉴而来的成熟量表和指数模型,目的是针对中国城市社区治理的特质进行调整指标体系以及指标权重,以适应中国城市社区治理的真实情景。今后的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仍是以定量技术作为主要研究手段,尤其是恰逢大数据治理时代的到来,数据公开与数据共享甚至是AI技术应用都成为可能,数据的可获取性以及准确程度都会极大程度地提高,以定量分析技术为主导的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将会大踏步前进。由此,可以判定未来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将会引入计算机科学以及数据科学等技术分析手段,成为一个多学科甚至是跨学科交融的研究领域。

(二)研究领域的知识集聚程度不足

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领域的知识集聚程度不足,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研究成果数量不足。从统计结果来看,近20年来,该领域的发文量不足400篇,年平均发文量不足20篇。研究成果的多寡直接关系到该研究领域的知识积累程度,知识积累不足将会严重影响到该研究领域的发展。由此可见,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还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第二,研究成果质量不高。本研究选取了CNKI数据库中的所有相关文献作为研究样本,并没有对文献进行依据期刊级别以及类别上的区分,原因是研究成果本身的数量就不多,能够进入CSSCI核心文献的成果更是少之又少。除此之外,对于研究成果的内容进行判读,成果之间具有研究主题重复、研究方法单一、研究结论雷同等问题。第三,研究领域处于起始阶段。中国城市社区治理研究已经走过了近30年的历程,已经形成了较为稳定的知识领域,但是知识领域结构并不是均衡,尤其是处于治理过程末端的评价领域,由于中国所特有的绩效评价方式影响,未能受到科学测评方法的严格训练,研究技术手段积累较为薄弱。为此,随着国家治理观念的深入落实,治理水平的科学测评技术将会成为未来社区治理研究的重地。更多的研究人员将会进入该研究领域,接受科学研究方法训练,形成研究成果的知识集聚,推动社区治理评价研究的发展。

(三)研究主题之间的界限不够明晰

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经过近20年的演化,已经基本形成研究主题聚集,主要集中在以下5个知识领域 :社区服务满意度研究、生态社区评价体系研究、社区安全评价体系研究、和谐社区评价体系研究、社区治理能力评价体系研究等。但是,可以发现以下较为明显的问题:第一,各个研究主题之间的聚类区分并不明显,甚至个别研究主题重叠严重,比如社区治理能力与社区评价方法,二者分属于内容构成与评价手段,本该具有清晰的主题边界,但是现有研究状况来看,二者具有极大的重叠区域。究其原因主要在于重复研究,即对于同一研究对象,进行多次反复研究,换以不同的名词呈现。研究结果虽然以不同的形式出现,但是其实质内容是一样的。机器对其识别是遵循一定的算法,虽然绘制了不同的知识区域,但是研究主题界限重叠严重,并不足以作为区分。其次,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的研究热点之间连续性不足,主要表现为研究热点是以时间节点突现的形式出现,但是分布样态多是以零落散点状态存在,研究热点之间缺少实质性的重要连线。为此,可以做出如下基本判断: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知识演进出现断层,即各个研究热点之间并非制式演进的逻辑顺承关系,研究热点以突变的样态进入该研究领域,背后的主要原因在于社区治理领域过多的运动式治理方法,使得基于具体项目的社区治理评价应运而生。为此,今后的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应该加强主题的清晰程度,对于各自研究主题之间的重点内容以及互通内容有更为清晰的把握,拒绝缺乏新意、没有价值的重复性研究。除此之外,对于知识领域的逻辑推演过程具有一定的认知程度,将运动式出现的研究热点放在知识演进轨迹中考察,进而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评价研究领域的知识集聚。

(作者系东北大学文法学院行政管理专业博士研究生,吴子靖;辽宁大学公共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顾爱华;稿源:《新视野》2019年第5期)

责任编辑:刘珊
本文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本站不对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告知。
您可能也喜欢的文章
关闭